• <source id="r3glf"><noframes id="r3glf"><b id="r3glf"></b></noframes></source>
    <small id="r3glf"></small>

    <mark id="r3glf"><legend id="r3glf"><tt id="r3glf"></tt></legend></mark><small id="r3glf"></small>
    1. <input id="r3glf"><big id="r3glf"></big></input>

        <small id="r3glf"><dl id="r3glf"></dl></small>
        <address id="r3glf"><kbd id="r3glf"><listing id="r3glf"></listing></kbd></address>
        <menu id="r3glf"></menu>
          <source id="r3glf"><noframes id="r3glf"><b id="r3glf"></b></noframes></source>
          <source id="r3glf"><noframes id="r3glf"><b id="r3glf"></b></noframes></source>
          <rp id="r3glf"></rp>
          <b id="r3glf"><address id="r3glf"><ol id="r3glf"></ol></address></b>
          文章
          • 文章
          搜索
          首頁 >> 期刊中心 >>館藏建設 >> 對專業館文獻工作者角色的反思
          详细内容

          對專業館文獻工作者角色的反思

          时间:2022-05-30     作者:王志勇 中國藝術研究院【原创】

          針對專業館的特點,對文獻工作者的現實困境進行思考,重點反思文獻工作者的角色。指出圖書館的文獻收集、整理、保存和利用過程看似角色“程式化”的問題,從對角色價值持懷疑的態度、不以治學為目的的角色、“替別人做嫁衣”的角色、保證文獻的公正和中立角色、文獻的守護者角色質疑、觸摸材料是身份角色認同的印記六方面進行深入的分析。構建角色認同是文獻工作者必須有的后盾,一旦文獻工作者的身份被用戶認同并推廣,其承擔的工作角色及未來工作方向就是有價值的,這是專業館文獻工作者的重要保障。

          近年來,圖書館基礎理論相關研究,特別是直面圖書館現實和困境并進行思考的、有深度的理論創新進一步減少。文獻工作者最關心的話題之一就是如何構建角色認同。無論是現有的身份,還是活動中的重要參與者,角色認同的構建都是文獻工作者必須有的后盾,是文獻工作者的重要支持。

          對角色價值持懷疑的態度

          許多人認為文獻工作者是輕松、無壓力的,但文獻的利用有諸多“程式化”環節,從文獻的收集、整理、歸檔到反復利用,這些環節都被用戶持懷疑的態度來看待。從技術上看,各類館藏文獻的物質形態與原始內容存在差異,圖書館可以采用各種技術手段,對原有文獻信息資源進行加工、整合與集成,使其散發新的光芒。

          事實上,試圖拋棄文獻工作的角色認同,在宏大敘事的環境下,文獻工作者所隱含和假設的價值就會受到社會各方面的質疑,尤其是業務型館藏文獻編目外包之后,文獻工作者就只剩下了“文獻編目的方法”“庫房管理辦法”“文獻本身”等標簽。

          在這樣的情況下,文獻工作者提供的服務是不是用戶所需要的,似乎就不那么重要了。文獻工作者是否能夠充分為用戶之間或文獻之間的聯系提供信息方面的指導,逐漸了解很多不同用戶的知識需求及館內所屬資源;能否做到使用戶滿意的服務,能否可以熟練地查找到不常見的文獻資源,能否為整個組織提供“人與人”之間的知識連接服務,這些都是用戶對文獻工作者的工作價值持懷疑的態度的影響因素。評價專業館的服務效果對用戶來說僅是一個形式而已,專業館仍被認為是一個從事簡單重復、機械性勞動的附屬服務部門。

          每個用戶均可從自身需求考慮出發,不同的利益主體有不同的價值觀,價值取向的多元給文獻工作者的角色帶來嚴峻的挑戰。時間、精力和知識是有限、稀缺的資源,盡管文獻工作者愿意盡可能為每位前來的用戶提供幫助,但也沒有足夠的時間和精力對每一個用戶的需求做出相應的回應。

          資源數字化使檢索優化,也使文獻更容易被獲取,部分資源的實體空間逐漸縮小,圖書館實體空間開始向虛擬空間轉化。虛擬空間能否完全取代實體空間?文獻工作者的業務工作能否被替代?如若不能,那么縮小傳統紙質文獻與電子出版物之間的收藏比例,降低實體館藏文獻收藏的數量,減少圖書館閱讀場所的空間,這些措施將使用戶對文獻工作者的工作價值持懷疑的態度。

          不以治學為目的的角色

          現代圖書館學的建立主要是模仿西方,專業培養目標以造就圖書館管理人員為主,沒有很好地吸收本民族優秀的學術傳統。這就導致中國圖書館學內容至今仍呈現出淺薄化的特點。從諸子百家對先秦文獻的整理,到《別錄》與《七略》,再到明清時期的《經籍會通》與《校讎通義》,文獻學逐漸形成較為完整的學科體系(考校、辨偽、校勘、分類、編目等)。

          中國古代圖書館的實踐理論是“治書以供治學”,其功用堪稱古代圖書館的根本功能或重要特征。隨著“學術規范”的加強,相關部門對文獻史料的重視度大大提高,文獻史料整理也似乎成了“學術的轉向”,并使之回到“史”“論”中心,但細細看來,重視文獻、利用文獻者多,而具體做基礎文獻整理工作的專業人員則少之又少。尤其是在當今社會,科研人員以“論”為中心,科研考核不斷以篇數、字數、期刊級別等量化制度為標準,研究人員被要求長時間做基礎文獻的整理工作,這種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即使有科研人員想做此類工作,現行的科研考核制度也是根本不允許的。反觀當前專業館服務組織架構不清晰、籠統的服務模式,文獻工作者既要應對諸多日常的、繁雜的事務性工作,又要承擔文獻閱覽、檢索服務、課題跟進等工作,不僅缺乏工作方向,還要多線程地開展工作,疲于應付,為完成工作指標,降低了本職工作質量,工作創新意識也很難被激發出來,更無法完成以“治書”為目的的專科文獻整理。

          文獻整理與科研工作被視為兩種不同的學術工作,文獻整理所謂的“治書”是一切研究工作的開始,“治學”未必是文獻整理的目的,文獻的解讀、活用、闡發才能激發文獻的靈魂。如果說科研工作者是以總結和創新為研究的核心要點,那文獻工作者則是在文獻整理過程中對文獻進行進一步發掘,回歸文獻的本真。這是因為文獻整理工作有自己要達到的高度與廣度。科研工作者與文獻工作者之間的關系是互動的,文獻工作是以基礎研究為前提,不以“治學”為目的的角色,沒有文獻工作者的角色,科研工作中的“治學”研究工作就很難進行和深入;沒有科研工作者引導方向,文獻整理工作也將失去最終的意義和目的。

          在網絡環境下,信息資源數量增加,用戶無法接受過于碎片化、海量的信息,組織和利用這些資源難度加大。文獻工作者要走“治書”化道路,只有具備高深的學識和合理化的知識結構,才能擔負起對信息解讀、整理和加工的責任。

          “替別人做嫁衣”的角色

          文獻工作者是平凡而普通的服務性人員,重復著單調的勞動,其工作具有長期性和連續性,常常被誤以為沒意義,所以難以對文獻工作形成宏觀理性的認識,也缺乏對行業的認同感、使命感、歸屬感和自豪感。文獻工作者往往內心充滿“浪漫主義情懷”,圖書館的未來猶如一幅山水田園畫卷被他們珍藏在心中,他們因“熱愛”而選擇這個行業,坐擁書城,但能讀的書卻少之又少,文獻工作就是“為他人做嫁衣”。就所有的專業而言,圖書館專業可能是最缺乏原創性和最綜合的專業,它需要通過更加正式的學科來建立自己的理論結構和實踐體系。

          在過去,文獻工作者傾向于認為圖書館在專業理論上不足,所屬單位也沒有覺察到專業館工作的重要性,文獻工作不被關注,導致文獻工作者容易在職業上產生強烈的自卑感。專業館文獻工作者的終極角色是某一專業領域的信息專家,集收集、組織、宣傳、分析、指導等職能于一身。“圖書館是最能為人類謀求幸福的職業”,文獻工作處于非常重要的文獻戰略位置,可以引導所屬單位的資源整合,更可以貫穿整個文獻資源整理的全過程,所以文獻工作應該在學術領域有自己特殊的地位。

          學科館員是具有某一學科專業背景和圖書情報專業知識技能的館員,其核心能力不僅是熟悉學科資源分布,更是利用自身的優勢去發掘用戶的需求,去識別、組織和篩選學科信息資源,開展學科情報教育,支持科學研究。文獻工作者需要不斷地學習,不斷地更新觀念,他們需要擁有一種不屈不撓的精神,以便更好地服務于用戶。除常規工作外,文獻工作者還要及時發現新的資源類型,及時捕捉新資源,整理新動態,創新資源,拓寬視野,及時重組資源,促進資源開發和利用,及時為智庫決策提供依據,以提升專業館所在單位的學術交流地位。文獻工作者要時時提醒自己身上肩負的重任,不斷學習新知識,研究新問題,在知識創新的崗位上,更加注重工作思路和工作方法的創新,提升自己的專業水平,把專業館的整體工作推向一個新的高度。

          印度偉大的詩人泰戈爾說過:“花的事業是甜蜜的,果的事業是珍貴的,讓我干葉的事業的吧,因為葉總是謙遜地垂著它的綠蔭的。”文獻工作者不會輕易因用戶的滿意而滿意,也不會輕易因用戶的快樂而快樂,在滿意和快樂的背后,文獻工作者要有無止境的付出,用熟練的專業技能幫助用戶查詢,用廣博的知識來解決用戶咨詢的問題,此外,還要掌握學科服務的規律。學科服務是個性化、深層次的創新知識服務,當文獻工作者的內心需求積累到一定強度,擁有較高層次的心理需求時,必然會促進其對文獻工作的深入。文獻工作者十年如一日地潛心工作,在圖書館中練就了自己獨特的思維方式,在“萬卷書”中練達了自己風趣的人生。由于對文獻的向往,文獻工作者選擇了這個“行當”,擔當了文獻整理的角色,坐擁書城的他們,產生了“為他人做嫁衣”的奉獻精神。

          保證文獻的公正和中立角色

          文獻工作者工作環節有“程式化”的特點,諸多環節受到各方面規范和流程的限制,程序雖復雜嚴格,但工作卻缺乏相應的挑戰性。文獻工作者疲于應對每日重復的業務工作,難以體驗有價值的工作的成就感,年終時也無法寫出工作總結的亮點,這是文獻工作者消極被動的重要原因之一。在提供學科個性化服務的時候,圖書館應當盡可能地保證平衡和沒有偏見,化繁為簡,優化程序和規范流程,自發地為讀者提供優質服務。對圖書館中立性的破壞,不僅體現在主動性上,有時“被動”也會破壞這種中立。如故意的不作為,但中立性最大的敵人顯然還在于主動性上。仍以學科個性化服務的專業信息選擇服務為例,除了“學術價值”的判斷之外,這種行為最大的問題就是對用戶的學術隱私權造成了侵犯,這背離了文獻的中立性原則。所以,與消極被動的不作為相比,積極的主動性的行為更容易造成對圖書館中立性的破壞。

          主動性體現在兩個方面,一方面是主動的態度,另一方面是主動的介入。如果這種主動性僅僅停留在思想和態度層面而未落實在行動層面,用戶將無法感知到文獻工作者的主動服務;如果文獻工作者能夠堅持主動,學會發現問題,照顧到專家學者的內在需求,積極介入到科研項目中來。這些行為就可以理解為有所作為的主動性服務。這不僅僅是一種工作態度,也是一種主動性的推送服務。事實上,幾乎每一種書目的推送都表達了一種文化信念,且能對社會文化產生程度不等的影響。在文獻工作方面,文獻工作者需要擁有較強的人際關系和交流技能,還需要擁有較強的寫作能力,與用戶建立一種長期的、互助的、互信的合作關系,從而積極地開展工作。

          文獻工作者對文獻中外在信息的影響并不能將文獻工作角色與外界相隔絕,在信息內在價值的判斷方面,與用戶相比,文獻工作者也并不具備“專業”優勢,因此,不應該對所提供信息的價值做出好與壞、有用或沒用的判斷,而應該把判斷及選擇的權利交給用戶。文獻工作者的管理對象主要是文獻或文件,所有能夠被解釋的文本都可以是文獻,其材質和內容是不受限制的。無論是專家學者,還是文獻學家,文獻工作者均應該對文獻保持中立的態度。文獻工作者更需要關注的是如何面對未來,無論社會如何變遷,保證文獻的公正性和中立性不被破壞,保證文獻的可利用性都是十分重要的。但是在當前發展階段,圖書館服務中立只是一種相對的公正形式,圖書館服務中立更多的是一種“原則性”的權利。

          文獻的守護者角色質疑

          與外界相比,專業館屬于一個比較封閉、孤立的環境,缺乏與社會的必要聯系,也缺乏廣泛的溝通和交流,文獻工作者有成為“弱勢群體”的可能。文獻工作者在封閉的環境中造就了其理性的一面,他們不會輕易做出決策。從某種程度上來講,在理解了文獻發展是個動態過程之后,文獻工作者就開始承擔一個更加活躍、豐滿的角色,而不是一個被動的文獻守護者。我們身處一個資訊發達、信息泛在化的社會,專業館已無信息中心優勢可言。“很多人只注意到了信息的泛在化,嚴重地忽視了知識的產權化”,“除非消滅知識產權制度,否則圖書館作為知識中心的地位和使命就不會被替代”。不可替代性是專業館文獻工作者角色定位的根本特征,區別于其他文獻工作者,包括角色能力和角色職能兩個方面。角色能力是作為學科館員角色特有的核心能力,角色職能是學科館員必須擔起的責任。

          古代藏書樓收藏文獻,近代圖書館收藏期刊、報紙等,現代圖書館則收錄電子文獻、手稿、藝術品(字畫)等多種文獻。人一旦死亡,他所存儲的知識和信息也必定隨之而去。就全人類的知識繼承而言,文獻就是存儲知識和信息的物質載體,存儲文獻供今人和后人使用仍舊是圖書館不可推卸的責任和使命,文獻工作者是文獻完整性的保護者和保管者。這就意味著文獻變成了一個“動態”的詞語而非一個“靜態”的名詞,它可以強化文獻工作與過去的聯系。在持續的文獻保管方面,文獻工作者還是既得利益的協調者,協同互動能力是學科館員開展學科化服務工作最為重要的方面,這種能力貫穿于學科館員服務的始終。對文獻工作者角色的描述和職能的調整,可以使文獻工作者在面對改變時,更多地堅持保守主義。文獻職業目標要求減少改變,無論是否針對文獻保管問題,堅定這樣的職業目標趨勢是合情合理的,但用文獻收集多少來衡量專業館是否成功,是錯誤的做法。文獻的收集和整理工作是永無止境的,在專業館這樣一個特殊的行業里,文獻工作者看不到付出之后立竿見影的效果,也得不到豐厚的物質獎勵。但是,在平凡的崗位上,文獻工作者有理由讓自己自豪,替自己驕傲,因為他們守護了無限的財富、無限的精神空間。

          觸摸材料是身份角色認同的印記

          共同價值觀是身份認同的基礎。“我們是‘誰’”的價值觀問題是首先要解決的,特別是當今時代,個體的意識在不斷強化,集體的意識變得相對弱化,在此背景下,專業館迫切需要形成共同價值觀。專業館的價值觀是在長期的服務中形成的內在價值,具有其他行業的不可替代性,是專業館最穩定、最核心、最持久的原則。目前,圖書館業內已經有了一些比較有影響力的共同價值觀,比如“用戶至上”“為人找書,為書找人”的觀念,服務意識、信息意識和創新意識,良好的職業道德等,這些都體現了文獻工作者共同的價值追求。專業館文獻工作者的共同價值觀是圖書館精神的根,是精神建設在向人的內心、思想和靈魂深化與發展;令人稱羨的“數字人文現象”“學科館員經驗”“云上圖書館模式”等都為凝練和倡導共同價值觀提供了堅實的實踐基礎。

          專業館文獻整理工作是一種獨立學術品格的體現。采集文獻要專而精,整理史料要精而細,這項工作不僅要經得住誘惑,還要坐得住冷板凳,因為學術的修煉時間可能長達十幾年或幾十年。“我要在人生中留下一個印記,印記就是要做自己喜歡做的事……”行業內的名人文獻被翻過,被摸過,被用過,這是文獻整理者在心理上的最大優勢,也是其精神世界對文獻的最大認同。文獻整理成書難,出版刊物更難,業內學術評價又不高,在這種情況下,文獻工作者沒有一份熱愛之心是堅持不下去的。如果身份歸屬的問題讓文獻工作者困擾,不妨暢想“文獻工作者無論是在圖書館內還是在圖書館外,都會有一種回家的感覺;把自己當成一個圖書館人,把自己當成一個文獻工作者,這是文獻工作者一輩子都抹不去的印記;不管走到哪里,圖書館都會牽動著我們的心”。在不懈的努力后,專業館如果能夠吸引更多的專業人士來參與,就會在文獻資源開發和利用上做出更好的成績。文獻工作者在通過共同價值觀和角色認同參與到社會建設的過程中時,這些過程也為其角色構建了一個更加開放、包容、活躍的職業平臺,而且,這些文獻或材料上會不可避免地留下自身的印記,同時這些文獻材料也是證實文獻工作者身份很重要的來源。

          未來,專業館將不再是單一的學習和查詢資料的地方,會變成專家學者交流、參加活動的開放性場所。不同于圖書、網頁,專業館各類館藏文獻資源均有獨特的性質。來源單一原則確保專業館任何一份文獻都有差異性的特征和非同質化的內容,這是專業館藏文獻資源在大數據時代的不可替代性。當前專業館文獻工作者又一次面臨角色的轉變,而這次角色轉變不同于以往,他們將承擔起新時代全新角色的重任,并將角色定位將從單一化走向多元化。專業館文獻工作者的角色如何更加緊密地融入學科服務,是文獻工作者走向職業化非常重要的一步,其承擔的工作角色或未來的工作方向是十分有價值的,是一個值得驕傲的角色。角色認同的構建是文獻工作者必須有的后盾,也是專業館文獻工作者重要的理論支持。

          參考文獻

          [1]吳慰慈,董焱.圖書館學概論 :第4版[M].北京:國家圖書館出版社,2019.

          [2]王子舟.建國六十年來中國的圖書館學研究[J].圖書情報知識,2011(01):4-12+35.

          [3]蔣永福.中國古典文獻中的圖書館學智慧[J].圖書情報工作,2020,64(18):3-14.

          [4]姜乖俊.圖書館學:話語體系與理論創新[J].新世紀圖書館,2020(03):11-18.

          [5]陳永平.關于高校圖書館學科館員角色的定位思考[J].圖書情報工作,2009,53(07):76-78+108.

          [6]廖志學.館員職業發展與人才隊伍建設的探討[C]//全國中小型公共圖書館聯合會2015年研討會會議論文集(三).[出版者不詳],2015.

          [7]呂詠梅.論學科館員激勵機制構建[J].科技資訊,2020,18(32):149-150+156.

          [8]傅榮賢.論圖書館的社會文化建構功能[J].圖書情報工作,2015,59(13):31-36.

          [9]沈光亮.圖書館服務中立研究[J].圖書館建設,2008(10):26-29.

          [10]程煥文.圖書館的價值與使命[M].上海:上海科學技術文獻出版社,2014.

          [11]李九菊,楊淑萍.試論現代圖書館的職能取向與館員素質[J].圖書館論壇,2000(04):14-16.

          [12]陳永平.論學科館員的核心能力[J].圖書館理論與實踐,2008(04):10-11.

          [13]吳稌年.中國近代文化保守主義思潮與圖書館學思想[J].國家圖書館學刊,2009,18(04):86-91.

          [14]王槐深.21世紀圖書館員的角色定位與培訓[J].圖書館論壇,2001(06):21-22+25.

          站群導航
          版權所有:《文化產業》雜志社    糾錯電話:0351-4120998 郵 編:030001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迎澤區柳巷南路云路街2號  投稿郵箱:whcytg@163.com

          晉ICP備2021019266號-1 | 國內統一刊號 CN 14-1347/G2 | 國際標準刊號 ISSN 1674-3520

          廣告經營許可證號 1400004000083 | 郵發代號 22-415 | 中國互聯網舉報中心 12377



          本站點信息未經允許不得復制或鏡像     法律顧問:郎俊杰/山西晉商律師事務所

          www.lushilu.com copyright 2017-2025

          技术支持: 蒼鼎天下 | 管理登录
          分享按鈕
          啊好大好紧好乳好舒服视频